衾酒川川川

大概是沙雕小段子
        1
        谢砚从生出来就知道她以后是要当总裁的。
        她懒也是生来就有的。
        所以当她看到她爹每天忙得像个陀螺就很崩溃,仿佛预见到了自己的未来。谢砚慌得一批,然而作为一个总裁是不能喜形于色的。
        丢人。
        谢砚冷漠地想。
        那个时候她还不会嗑瓜子,只能哼哧哼哧喝奶粉压惊。
        哼哧哼哧。
        哼哧哼哧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一瓶很快就见底了,但是显然她爹专注工作不理她。
        谢氏总裁守则第一条,作为一个未来霸总是不会以哭声来吸引大人关注的。于是小谢总一个奶瓶就扔出去了,扔到哪里不重要,主要是声音够响。
        她爹能怎么办,放下工作捡奶瓶哄女儿,忙半天讨不到好,最后还要收获一个看智障的眼神。
        谢砚用眼神鄙视人的本领此时初现端倪,在以后懒得理人中逐渐炉火纯青。
        为她鼓掌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“崽。”她爹开口,看起来一点都不像霸总甚至有一点苦逼(究竟有多苦逼呢,大概就是苦情总裁那么苦逼),“咱打个商量?您,您消停点儿?”
        谢砚盯着他哼哼唧唧。
        照理说一个一两岁的小宝宝是不会有这么复杂的眼神的,但是谢总竟从中读出了怜悯的意味,甚至更多的东西,就像某不知名蛋糕一样回味无穷。开始是苦味,是99%的黑巧克力的味道,仿佛是对他这个父亲深深的失望。而后出现了丝丝缕缕的无奈酸涩,一点点地漾开,酸得他竟心生出愧疚之情!余味是甜咸交替,泪的深味和被赦免的甜蜜并存!谢总简直要哭了!
        “崽!”谢总饱含深情地说,“爸爸错了!”

        “呸。”
        谢总能以谢氏集团的股价发誓他绝对听到了很轻的一声呸。但是他美丽娇俏的女儿看起来是那么纯洁可爱,怎么会是她呸的呢!
        谢总宁愿相信他幻听或者房间里有第三个人。
        但是显然没有。
        于是他们开始大眼瞪小眼。直到谢砚有点烦了挥挥手,方向是奶瓶的方向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“噢。”谢总恍然大悟,于是他打电话给秘书,“给我冲一杯奶粉过来。”
        秘书:????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如果你奇怪为什么谢砚在总裁办公室而不是在家被保姆照料,我只能说,有些人表面光鲜亮丽是个总裁,其实在家里没地位的。
        这条道理也适用于某人,你懂吧。

Tbc.

评论(6)

热度(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