衾酒川川川

还是沙雕小段子,为什么没2,因为我没写啊

        3
        谢砚第一次碰见晏恒之是在他家咖啡店,大太阳底下,晏恒之手里拿着桃花酥,隔着玻璃傻不愣登和她对视。分明是俊秀温雅的少年郎模样,眼神却偏偏像只呆头鹅,谢砚心想,丢人。
        白瞎了这张脸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她跑去读大学的时候是16岁,那年暑假因为没作业所以也特别得闲。其实不应该闲的,因为她本来打算好好预习一下数学系的课程,还打算辅修一门工商管理,算下来事情也不少,但是由于她懒,呃,列得很长的清单一个也没有做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不如肥宅快乐。谢砚冷静地想,虽然她的良心有点痛。
        所以她天天呆在家里玩电脑,水水黑客论坛喝喝维他柠檬茶,小日子过得美滋滋。
        但是按照一般套路,这样幸福的人生是不会长久的!总会有人看不过去,想打破这样平淡又美好的生活!
        这个邪恶的人!就是她父亲谢总!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“喂?崽你在哪里?”
        谢砚没有说话。
        “我跟你讲你不要给我待在家里玩电脑,我宁愿你天天出去逛商场,你淮海路徐家汇去逛也不要呆家里知道吗?”
        谢砚极其敷衍地哦哦哦答应了,扭头就去找她妈告状,然而她妈这次都不帮她,还拉了家里的电闸,空调都开不了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谢砚是被热醒的。
        她茫然得看着天花板,稍微有点气,不过这气来得快消得也快,毕竟玩电脑哪里不是玩。只是位置要挑好,要有吃有空调网还得快。
        自家的地盘不能呆,万一被认出来就很麻烦,总不能戴着墨镜帽子吹空调,虽然认识她的也没几个。最主要的是万一碰上来巡视的她爹就很尴尬,虽然这个几率也不大。但是依照墨菲定律,谢砚觉得还是不要冒险比较好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于是她跟司机说:“去老地方。”
        司机也不知道老地方是哪儿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“就那个,能堂吃小甜饼的商街。”
        虽然谢砚不知道有没有这个地方,但是司机看起来是知道的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然后她就碰见了呆若木鸡晏恒之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没有一眼万年,也没有九生九世万里槐花。
        就是很单纯的妈的智障。
       
Tbc.
       
应该还没写完好像,但是我不高兴写了
说不定以后能补完

评论(2)

热度(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