衾酒川川川

这个好像也不是很沙雕,难过。
        2
        关于谢砚的黑客生涯的伊始,事实上更像是阴差阳错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那源于一个未来霸总的自尊心,和还未过去的中二。谢砚的中二期可能比任何人都来得气势汹汹,虽然很少有人能看出来她处在一种“I'm the king of the world ”的状态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这个时候,来点儿平时她根本不会放在眼里的小打击就会被特别放大。小谢总在这之前从来都不知道挫败是何物,直到初一被邻居家的柳云荐拜托抢他男神的演唱会门票。
        很显然,靠着她单身十二年手速怎么比得过人家单身二十几年的。
        结果肯定是没抢到了。
        柳云荐是不介意的,他摸摸谢砚的头说不碍事,反正还有下次。但是谢砚不这么想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作为一个未来霸总居然连票都抢不到呜呜呜呜!!丢人!!
        谢砚在心里暴风哭泣,面上半点委屈都没露。
        她说:“哦,我先回去了。”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回到家她气得晚饭都没有吃,傻子爹还以为她要减肥。他敲敲谢砚房间的门说你又不胖减什么肥。
        谢砚:“我没有要减肥!!”
        谢总:“那你为什么不吃饭!”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谢砚当然不能把这么丢人的事情告诉她爹了!而且她也不能告诉她爹是因为她不高兴,这违反了谢氏总裁守则第二百八十三条。
        于是她向上翻了个白眼说我要学习。
        谢总竟然有些感动,他热泪盈眶地说那你好好学习!爸爸给你788买练习册!
        谢砚:??可是我不玩剑三啊我真的要学习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虽然嘴上这么说钱还是要拿的,但Java和C++不是就嘴上说说的。编写代码对英语还不错的谢砚来说不是困难的事情,甚至可以说是上手很快,她开始还规规矩矩地背dos基本命令,后来干脆放开了瞎搞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再后来谢氏集团的公司系统被不知名黑客盯上了,隔三差五就要来逛一圈,像兜自家后花园,也不做什么,补个漏洞留下白色不明图像就走。网路上的各种门票忽然变得异常难抢,就仿佛大家一下子都多单身了二三十年。
        谢砚开着分屏画着印象派水粉顺便和前辈吹比,一边还要兼顾淘宝谈业务,键盘敲得噼里啪啦响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那个黑客前辈问她:“你想好叫什么了吗。”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她看着手边鹿角巷的奶茶,忽然就眨着眼笑起来。
        “白鹿。我叫白鹿。”
       

评论(1)

热度(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