衾酒川川川

【草鹿】打上花火

  * tag 毕业季 天才与凡人 香水味

  迟到的七夕贺文

  然后除了谢砚和ooc是我的其他都不归我,但是我好像也没写谁就不背锅了。

         

   “毕业啦,你。”谢砚晃着腿吧唧吧唧地吸着水果茶,喝了很久才说了那么一句话。

  她低着头眨巴着眼睛,目光在地上扫来扫去,像是企图找出些什么,但是地上根本没有任何东西,它干净得发光,能清楚倒影出她的脸。于是她专注地盯着她自己的眼睛,仿佛能透过瞳孔的反射看见边上的燕棉蛮。

  谢砚想说些什么,但是她想了想也没什么好说的。

  扫地机器人从她面前经过,咯吱咯吱,谢砚瞄了一眼,发现是瓜子皮卡轮子上了。

  实验室里应该保持清洁的。尽管谢砚亲自破禁多次,这会儿她居然觉得瓜子皮有点碍眼。谁磕的瓜子,她想,相当理直气壮。

  工程系的实验室不知道为什么也总飘着淡淡的消毒水味道,仿佛这样就能显得更干净更专业,但是有时候谢砚抽抽鼻子,却总能闻到一股草木枝叶的清香,被折断的植茎,迸溅出汁液的味道。她后来才发现那股味道来自燕棉蛮。

  她曾经以为是香水味,甚至也想去买一瓶,但是燕棉蛮否认了。

  而此时此刻,她用力地吸吸鼻子——他们可能靠得有点儿近,草木香直往她鼻子蹿,只是并不浓烈,淡淡的,却又无法让人忽视,就像燕棉蛮给她的感觉——她觉得心软,莫名其妙。

  她开始咬吸管,咯吱咯吱。

  沉默是今晚的安和桥。

  123,木头人。不许说话不许动。

  她忽然想起来自己在嚼吸管,好像也不能算不动。于是她忍不住抬头看了一眼,燕棉蛮给她递过餐巾纸,她接了也没用,就开始把它揪成小纸条。

  燕棉蛮好像总是这样的,谢砚说不清楚具体,是像影子,骑士,还是别的什么?

  他们看起来并不般配。

  虽然谢砚不想承认,这相当羞耻,但是她确切知道,在别人眼里,她是极其耀眼的存在,而燕棉蛮,恰恰相反,平凡得就像随处可见的沙砾,除去那张漂亮的脸的话,可事实上,也没几个人能发现这一点。

  天晓得他们在一起之后惊掉了多少人的下巴!之后关于他们何时分手的赌局在论坛上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。或许更像野草,烧也烧不尽,删掉一个出来五个。

  你们根本不知道他有多好,不过算了。谢砚有时候这样想,在她浏览到这类帖子的时候,她不在意,并且她相信她的恋人也不会在意。顺手删掉帖子只是因为她觉得碍眼。

  而在毕业季这个特殊的时刻,尽管谢砚觉得这大概不会让燕棉蛮感到不安,她还是决定悄咪咪地安抚一下。

  餐巾纸越揪越少,撒了一地。

  “我觉得宝宝米粉好喝。”她忽然说道,轻飘飘地。

  “嗯。”燕棉蛮也小声说。

  “宝宝奶粉也好喝。”

  “嗯。”

  “所以你要不喝。”

  “嗯。”

  “那好,我藏了几罐在那个柜子背后,送你。”她跳下藤椅拍拍手,“但是我现在也想喝了。不如开一罐庆祝一下。”

  “但是我开不来。”于是燕棉蛮很自觉地去找奶罐烧开水。谢砚从包里扒拉出小蛋糕,扔给他一个。

  “我想说。”在一顿下午茶准备好之后,谢砚优雅地端起茶杯,就像喝最上等的82年阔落一样抿了口奶粉,随后摆出一副促膝长谈的姿态,“奶粉真好喝。”她幸福地眯起了眼睛。

  “啊?”燕棉蛮有点懵。

  谢砚笑起来。“不是,我不是想谈这个。”她放下杯子换了一个舒舒服服的姿势,“我之前看姜一鹤的小说,里面说毕业季就是分手季。你明白吧?”

  燕棉蛮的脊背不露痕迹地僵硬了,但是谢砚还在笑。她说:“我就想告诉你。”

  “我想看烟火大会。今年夏天我们一起去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

「分享歌词:
怦然绽放的烟花,在夜空中绽放后,在夜空中绽放后,又静静地消失,请不要离开,再给一点点时间,再给一点点时间,就这样一直。 分享DAOKO/米津玄師的单曲《打上花火 (动画电影《升空的焰火,从下面看还是从侧面看?》主题曲)》(来自@网易云音乐)

升空的焰火到底要从哪一个方向看?不论是从下面看还是从侧面看,不论是在现实还是在梦境中,只要和你一起看就好❤」
我喜欢这个热评。

评论(1)

热度(6)